理解任何问题都一定不可抱有任何进攻性或防御性的反应。我们必须不加偏见、不受任何传统或信仰的束缚去探寻。当头脑受到束缚,它就会被系于某种态度,由此便不能够自由地发掘真实之物了。如果我们被锚定在某个信仰的港湾或是被固定在某个偏见之上,那么就永远不会找到任何问题的真相了。所以,让我们一同来探寻,不要被固定在任何结论之上——这本身就是一个艰苦的任务,要谨记偏见会造成扭曲

爱是贞洁的,那么这意味着爱就是要禁欲吗?这个问题包含着性这个复杂的问题。为什么性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会变成这样一个强烈而焦灼的问题呢?为什么人类会被困于感官的快感之中呢?如果我们不理解这一点,而仅仅是进行自我规制或肤浅地立法,那么就不会理解这个问题。性变成一个焦灼的问题,因为它被现代社会可能的手段所激发。报纸、电影和杂志刺激了色欲。广告为了 吸引你的注意力,采用了女人的画面。不论是外在的还是内在的刺激都受到了鼓励,得到了孜孜不倦的培养。

当今的社会在本质上就是感官价值的产物。物质、权力、地位、名义以及阶级都变得极为重要。感官价值在你的生活中变得具有主导意义。你的情绪和思想都在模仿,因此已不再具有创造性。你参与的那些有组织的宗教只不过是复制品——它们在追随权威、传统和恐惧,仅仅是在追随榜样和理想。宗教变成了例行常规,变成了对仪式的重复,对戒律的练习,变得只会将那些滋生习惯和模仿的信仰强加于人。

当头脑和心灵陷入复制的过程之中,它们就会枯萎。心灵和头脑必须迅敏而柔韧,必须能够深入地洞察和领悟,但是当它们被迫成为一种录放机器,它们便会失去这些特质。因此,在你的内心中,就不会存有创造性的回应,有的只是麻木和空虚。你的生活空洞、空虚,就是为了挣钱所为的例行公事,就是打牌,就是去看电影、读书。这样的头脑和心灵在机械地运行,没有深度,也不怀有任何悲悯,这样的一个头脑怎么会有创造性呢?

因为你的生活没有悲悯,没有喜悦,所以你就只剩下快感——也就是性。因此,性就变成了一个愈演愈烈的问题。你的理想、你的戒律都不会将你从这个问题中解脱出来。你可能会抑制它,你可能会将它向下压。但是压制并不是创造性的理解和快乐。如果没有爱,就会有一种持续的恐惧状态。只有在忘记自我的状态之中,快乐才会出现,而性只不过是被当成了忘记自我的工具罢了。

该文章转载自:秋霞官网看啪啪片